header photo

Blog posts

陶德坚回忆录(41)重聚清华园

February 8, 2015

进入到一九七一年,血吸虫病已在全农场蔓延,就靠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显然是抗不住了。已经送出几批人去医院治疗,听说还已死了三个人。不久又听 说,周恩 来总理叫把设在鲤鱼洲的干校都撤走,随后证明这传言是真的。世龙前些时候来信还说他们那里有山有水,没有血吸虫,环境优美,供应充足,他说我们两人在那里 安家也不错,叫我看到好的水桶买两个,将来挑水用。别看世龙外表显得很刚强,我了解他内心还有脆弱的一面,这几年生活对我的磨炼,我比他对未来更充满信 心。这不,要回北京了!…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42)批林彪又成为重点

February 8, 2015

回到清华以后,我们这个连队,派去在眷属区新林院的操场上建两层楼的教职工宿舍,给我分配的任务是用车子运送沙浆。这是重活,一般是由男劳动力来 干,但也难不倒我,推着装满沙浆的车,在工地不平坦的地面上也能行走自如;我还有一个差使是上屋顶去糊缝和换掉破碎的瓦,需要随身提一小桶水泥上去,这些 我都干下来了,我对自己充满信心。虽然这时我体重只有八十多斤,但体力已在恢复,由于体轻,在屋顶上走不易把瓦踩碎,这些瓦是强度不高的水泥瓦,很容易踩 碎的。不过在屋顶上走,开始总有点心惊胆战,慢慢也就习惯了。在这里劳动,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太靠近清华的附属小学了,每天小学生放学,一大帮小孩就跟在 我的后面喊:“黑桃尖!黑…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43)短暂的宁静

February 8, 2015

清华批林彪,可以用揪出个“林彪的社会基础陶德坚”来交了差,但林彪垮台 后,本与林彪相互勾结的江青一伙,实已所处于不利的形势,这使江青在清华 的爪牙迟群等人也不得不收敛一点,有一年多没搞大的动作。我的生活也稍稍得点平 静,尽管这时他们丝毫也没减轻对我的折磨,除了要求我时而到木工间干活,时而去画图刻钢板外,打扫厕所,更是额外的连星期天都得去干的劳役。平时他们说的 好听,劳动光荣,实际上他们是把劳动当成惩罚,还把劳动分成三六九等,扫厕所在他们看来是最低等的,和我一起打扫厕所的,都是被他们当做坏人的人,有年轻 的教师,也有老教授,这些人来来去去,大多干一阵又换了人,唯独我是前前后后干了好几年,直到四人…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44)被戴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

February 8, 2015

永明一家回去后没几天,刘小石找我去单独给我传达了迟群那天的“重要讲话”,原来那天开全校大会是因为清华园内出现了批评迟群的大字报,出大字报的 是些工 农兵学员,迟群告诉这些人不要上坏人的当,一个根据就是有坏人跳出来在大字报上写批语,支持你们,你们可要警惕!还说,在清华,那写批语的坏人,谁人不认 得你嘛!报告中没点出陶世龙三个字,但一听那情况我知道指的就是世龙,因为世龙早把这件事告诉过我。…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45)熬到了江青迟群垮台

February 8, 2015

 

这团河农场,本是一个劳改农场,不知怎的归了清华,这里的农工诚朴,见 我干活很卖力,就待我好;农场有自产的蔬菜和肉类,食堂的伙食也好,我真的过上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只是不能与家人见面,信件也要受到检查,外面 的事情少有得知。但也知道一九七五年春,辽宁海城发生了大地震,世龙曾去考察,并和两位同行合编了一本《地震问答》,他是这本书稿送印刷厂付印后去武汉 的。后来才知道,就因为我的关系,使他在这本书上未能署名,连累到另外那两位作者也未能列出姓名,不得不改用“地震问答编写组”来代替。…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46)别了,清华!

February 8, 2015

 

 

 

清华园的工作组进来了又出去,几个寒暑过去,人事更换频繁,我的问题如故。宋泽芳也回到系里,虽然不再管我的专案了,仍是个不大不小的政工干部。这期间世龙 和我的老朋友林寿屏,也作为工作队的成员重进清华,他是清华大学最早的团委书记和世龙差不多同时调到团市委,我在铁道学院就和他相识,我永远记得他,在我 还带着多顶反革命帽子的时候,他不避嫌疑,来到四公寓我的家中,世龙他容易见到,他是专门来看我的。我的事情他早有所知,基于多年对我的了解,他从不相信 我是什麽反革命,但他在和我交谈后,除了增加更多的感慨,又能作什麽!好长一段时间,上面的基调是迟群等虽是坏人,清华批邓的大方向仍是…

Read more

我们的结婚照

November 8, 2014

 

这是我们的结婚照,1953年10月拍摄。其实我们是1953年4月30日就登记结婚了,在北京市西四区人民政府,德坚从天津来,去到 登记处是下午已快下 班的时候。在那里遇见张治公和杨联馥,他们也来登记。张是我在团市委工作时的顶头上司,大学委员会副书记,不过此时已到别处工作了。四十多年后我和他们夫 妇再相遇,得知他的遭遇比我还坎坷,曾因“右倾”降了三极发配到外地,但好歹两人均健在,落实政策后在天津安度晚年也不错。而德坚已离开人间已九年了,想 起来一切都仍如在昨日。…

Read more

一个国而忘家的实践者--我的父亲陶元珍

November 8, 2014

本文原发在五柳村的和讯博客、腾讯空间和[五柳百草园]等处,而这三个博客在2013年9月均被关闭,幸在百草园中的本文为点点网的wdy34 所保存,即据以收入[五柳文存]。2013年10月28日。

一个国而忘家的实践者--我的父亲陶元珍…

Read more

陶元甘:秦及西汉之大家族与小家庭

November 8, 2014

秦及西汉之大家族与小家庭

 

陶元甘

原载1940年9月1日在成都出版的责善半月刊*第一卷第十二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族

在 周代因宗法和封建的影响,大家族制度很是盛行。如:晋之六卿,鲁之三桓,郑之七穆,齐之高、国、田氏,楚之昭、屈、景都是大家族。後来商君制秦实行小家庭 制度,将关中的大…

Read more

陶元甘:西汉封建制不如周代兴盛之原因

November 8, 2014

西汉封建制不如周代兴盛之原因

陶元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封 建制在周代是盛极一时,到战国就趋于衰微,到秦代加以消灭。亡秦之际和西汉初年曾经恢复封建制。照理说,既然恢复封建制,那么就应该再度兴盛而臻于周室之 旧观了!但是事实上并不如此,西汉的封建制不特不能如周代之兴盛反而农步衰落卒致名存实亡,换句话说,西汉具周代封建之名而有秦代废封建之实。…

Read more

10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