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陶元甘:秦及西汉之大家族与小家庭

November 8, 2014

秦及西汉之大家族与小家庭

 

陶元甘

原载1940年9月1日在成都出版的责善半月刊*第一卷第十二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家族

在 周代因宗法和封建的影响,大家族制度很是盛行。如:晋之六卿,鲁之三桓,郑之七穆,齐之高、国、田氏,楚之昭、屈、景都是大家族。後来商君制秦实行小家庭 制度,将关中的大家族摧毁了,关东也曾受到一点影响,不过关东的大家族并未因此消灭,所以田儋、田荣、田横等人:『皆豪杰宗强』(田儋传,秦楚之际月 表)。又如:项梁主办大徭役及丧的时候,要『以兵法部勒宾客及子弟』(项羽本纪),丧与大徭役并称,子弟要用兵法部勒,都表现着大家族的意味。当时大家族 的势力很大,甚至影响到秦的灭亡,所以楼敬说:『夫诸侯初起时,非齐诸田,楚昭屈景莫与』(敬传後来汉高祖鉴于大家族潜势力之不可侮,用楼敬的建议『徙豪 族于关中十馀万口』(敬传)以求达到『强干弱枝』(西都赋)的目的,高祖以後世世『徙吏二千石,高訾富人,及豪杰兼并之家于诸陵』(地理志)。不过徙民只 是政治上的作用,并没有消灭大家族的意思,所以关中本来是小家庭制盛行的地方,至此反而增加了许多大家族,『关中富商大抵尽诸田』(货殖列传)便是证 据。。同时关东的大家族继续滋长着,并不因为徙民而消灭,例如济南间(加日旁)氏,河内穰氏,高密王氏,涿郡东高氏西高氏,(酷吏传)都是山东的大家族。 所以我们说汉时的大家族有风靡全国的的现象。到王莽灭亡时,豪族更是充分表现了他们的力量,例如诸刘(光武本纪)起兵于南阳,寇恂所将皆宗族昆弟(本 传),『三辅郡县大姓各引兵众』(冯异传)『鬲县五姓共逐守长据城而反』(吴汉传)『鄗大姓苏公反城开门内王郎将李恽』(耿纯传),『(李)轶奇之,且以 其钜鹿大姓,乃承制拜为骑都尉』(耿纯传)等等都是证据。根据这些例证我们可以知道西汉末年大族之多,大族势力之大,和其事诸人对于大族依赖之切。

大家族在秦和西汉初年是与小家庭并行发展的,到後来有压倒小家庭的趋势。原因不外以下数种:

  1. 自武帝尊崇儒术以後,经义影响及于家族的组织,于是亲九族的思想压倒商君的理论,所以何武没有将後母迎到长安便受人非难(本传)。

  2. 汉代享国日久,新起许多大姓,如刘氏,王氏(史汉),仓氏,库氏等(王嘉传)。

  3. 大家族内部有团结互助的精神,如:『张汤于故人子弟为吏及贫昆弟调护之犹厚』,刘德『家产过百万则以振昆弟宾客饮食』,杨恽『受父财五百万,及身封侯,皆以分宗族』均见本传)都是例证。

  4. 义纵、郅都、严延年等人虽诛锄豪族(酷吏传),可是只惩治不丰法度的大家族,并没有诛锄不犯法的。

  5. 西 汉人重门阀的思想逐渐发展,所以司马迁在自序中说出他的家世,又特别标明张良的先人数世相韩(留侯世家),李广是李信之後(李将军列传),报任少卿书也 说:『李陵既生降,颓其家声』(司马迁传)。同时司马迁对于出身寒微的如韩延年、李广利等人的家世叙述时都有微词。因有上述数因,所以一方面形成互助的精 神,一方面为东汉南北朝家族制度的先声。

 

小家庭

自 从商君治秦厉行小家庭制度,实行『民二男以上不分异这倍其赋』的办法,关中受了很大的影响,『秦人家富子壮则出分,家贫字壮则出赘。借父耰锄虑有德色,母 取箕帚立而诟誶』(贾谊传)。这种一夫一妻为主的小家庭制度在始皇时且流行于山东之地,所以汉高祖引些客到他的丘嫂家里去吃饭便遭她的白眼(楚元王世 家)。西汉时这种风气仍然存在。当时父母与子没有住在一处,例如;晁错的父亲从颖川到长安去见他,严延年的母亲由东海到他那里去度腊(均见本传);都是平 时没住在一起的证据。在这种风气之下,不特人们孝友的观念不浓厚,就是做父母或弟兄的也不愿意存一种依赖之心,所以陆贾要到几个儿子家去轮流吃饭便先说 明:『一岁中往来过他客率不过再过,并且所死家还可得他的宝剑,从者』(本传)。张释之也不愿『久宦耗兄财』(本传)。在这种风气之下,坏处是弃仁恩,好 处是人人养成独立进取的精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责善半月刊为抗日战争开始後,迁到成都的齐鲁大学国学研究所主办,时为顾颉刚先生主持该所。

Go Back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