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photo

Blog posts : "dj"

陶德坚回忆录(1)前言 目录

February 8, 2015

陶德坚回忆录

一九九七年元旦晚上,我在圣约翰地区医院急诊,医生当即诊断为白血病,留我住了院。

一月二日早上,血液病专家多伦 (S.DOLEN)医生为我做了骨髓穿刺,分析结果后,对我说;“你的病情严重,白血球计数已增至六万一千(正常值为三千五百到一万),红血球、血小板和 血红蛋白等都降到最低点。你得的是白血病中最厉害的一种,目前只有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法,别无选择,那就是让药物把骨髓中的…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2)大家庭

February 8, 2015

这是抗战后逃到重庆时的小家,大家庭已分散了。后排左第一人为德坚,再后为德坚的父母;中坐者为德坚的祖母,其左为永辉,右为德逑、永明。

我 的外祖父蔡国英,早年留学日本,在清朝当过几任县官,家资不薄,娶有一妻二妾,在连续生了九个女儿无一子嗣的情况下,决定为大女儿怡(即我的母亲)招赘, 相中了书香门第,家道中落,正就读於中山大学的…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3)颠沛流离

February 8, 2015

七七事变,日军大举入侵中国,使我匆匆告别幸福的童年,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外公带着一家老小到了香港,我的爸爸在中国航空学校 当书记(不是共产党的那种书记,而是秘书性质的文职工作),这是一所专为空军训练飞行员的学 校,蒋介石曾亲自任校长,原在杭州,七七事变后迁到昆明附近, 母亲带着永辉弟亦随之在云南。不久爸爸派人接祖母(她不是我父亲的生母,但父亲对她很孝顺),我和德逑两姐妹,还有碧荷和翠环(她是母亲的陪嫁丫头),她 们两人都已没有自己的家,和…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4)爸爸偷渡香港

February 8, 2015

我 从小就因自己有个英俊的爸爸而自豪,记得我四姨曾和我妈妈开玩笑说:“我真想你把大哥(指我爸爸)借给我去拍一日拖”(广东人把恋爱称为拍拖,男女恋人手 挽着手像一艘轮船旁边挂着一条拖船)我爸爸很少讲话,但从他的眼神和微笑中,我感受到深深的父爱。每当爸爸下班回家,我总是抢着去给他拿拖鞋,这已成为我 的专职。左图爸爸与德坚…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5)重庆第一女子中学

February 8, 2015

我已经十岁,学业荒废得太多了。在祖母带着一家人住到金刚坡后不久,妈 妈就让我跟她住到到了海外部宿舍。白天她在办公桌旁摆张小凳子,教我解鸡兔同笼等应用题,有时她也出题目让我做作文,她亲自给我修改,这两样功课在一年的 时间里基本掌握了。就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我以侨生同等学力的身份考上了校址在玄坛庙的重庆市立第一女子中学,我从小学一年级学生一下子变成中学一年级学 生,我是多麽高兴呀!这学校是要住校的,我第一次离开家庭,开始了独立的学生生活。…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6)聚首南京

February 8, 2015

聚首南京

经过这次朱叔叔的事,爸爸再也不敢托人了,等到暑假弟妹们完成学业后,和祖母四人买飞机票到达南京,住进海外部宿舍--位于南京鼓楼附近的三多里。 二、三、五、八姨也都已回到南京。五姨在重庆时已和五姨丈结婚,生有一子叫重华,现已一岁多,他们到南京后没有房子住,正巧我父亲得到海外部分给他的两室 一厅的一套房子,在广州路专为公教人员盖的公教新村里,我们就和五姨两家挤着住,五姨新婚,住了一间卧室,祖母和德逑妹,永明弟住另外一间卧室,爸妈的大 床就放在厅里,还有一张两层架子床,永辉弟睡下铺,我睡上铺。那时请了一个佣人叫佩姐,她也有一张床在通向厨房的过道里。后来五姨丈的母亲(我们叫太…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7)回广州

February 8, 2015

 

 

一九四八年冬天,高二上学期刚读了一半,由於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国民党的许多部门包括海外部决定迁至广州,爸爸妈妈便又得筹划把一大家子人搬回广 州的事 了。一天妈妈对我说:“我听你最近整天都在哼着母亲回头见的歌,是不是你不得老师同学想留在南京呢?”我看着母亲臌胀的肚子(她又怀了孕),瘦得连头都 支持不住的脖子上冒着青筋,我怎麽能说得出口?不!我在妈妈最需要我的时候一定要留在她的身边。我接着妈妈的话说:“不!我要跟你们一起回广州。”妈妈见 我这样就放心了。其实我知道妈妈主要怕的还不是没人帮她,她是不放心把我一个人留在南京。…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8)去香港

February 8, 2015

图,德坚(中立者)与永辉及同学在香港郊游

国 民党决定迁去台湾,陈庆云部长已决定不再跟着去了,他的儿女早已在美国,他打算和太太也移居美国。我父亲作为他的私人秘书,跟了他十几年,现在也该决定向 何处去了,去美国只有极有钱的人才能办到;去香港这麽一大家子的生计又何以维持;去台湾爸爸妈妈都不愿再作此打算了;留在广州,爸爸妈妈又有些害怕共产 党 不见容。正在这左右为难时,陈庆云送给父亲一笔为数不算太少的钱,说用这些钱也许能够在香港做点小生意。爸爸妈妈喜出望外,于是妈妈租了一艘大木船,买了 一些二手便宜家具,带着祖母及我们…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9)到北京去

February 8, 2015

高中毕业时的德坚

爸 爸有个朋友找他合伙作生意,此时爸爸正发愁手头有一笔钱,但自己又不知从何着手来做生意,怕坐吃山空,听到这个建议,喜出望外,不久就合办了一个肥皂厂, 一个毛巾厂。但是,在那肥皂还未造出,毛巾织了一大堆又积压卖不出去时(原来毛巾缺货,大家争着生产,又过饱和了),那朋友卷款潜逃了。妈妈这时只好把毛 巾拉回家中,摆个地摊卖毛巾以补贴家用,爸爸则去空军机械库当了一名仓库收发员,月薪仅有三百。爸爸从未干过这种粗重的工作,几个月下来,两腿的青筋都臌 胀弯曲起来,甚是疼痛。没有了那一大笔钱,在香港要维持这样一个大家庭几乎是不可能的,爸爸妈妈为整个家发愁…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10)唐山工学院

February 8, 2015

报考唐山工学院是我爸爸的主意,我爸爸说唐山工学院属铁道系统,是铁饭碗,名牌老校。开始发榜时,我看了几遍,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急得不得了,陈春槐笑眯眯地叫我再看一遍,从头看。啊!头一个名字就是陶德坚,我竟好几遍都没有看见。…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11)三反运动

February 8, 2015

北京铁道学院原是一所以培养铁道部门的管理人员为主的学校,知名度没有唐山工学院高,在唐山工学院改名为唐山铁道学院后,这京、唐两院合组成北方交通大学,算是一个学校,所以我们建筑系很方便地就搬了过去。

因 为原来…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12)结婚

February 8, 2015

在天津大学这一年,是毕业前最后的一年了,由於我们是从四年提前为三年毕业,许多重头课都要在这一年中学完,这时我的精力都集中在学习上,寒假也在 赶功 课。幸好春节期间世龙因应天津人民广播电台之邀,来天津作一个向青少年介绍地质科学的广播讲演,我们才又短暂地见了一次面。…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13)春华的诞生

February 8, 2015

一九五三年八月,我和吴永福、何重义、曹昌彬、廖景生、李风顺、林贤光、顾岱琳共八人分配到清华大学建筑系当助教。还有宋元谨和沈天行(他们俩这时 也已结婚)是作为天津大学的助教派来清华建筑系进修和当研究生,邓林翰等八人则是到清华当研究生。这样我们班近二分之一的同学,在毕业后又聚集到清华建筑 系来了。…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14)又搞运动了

February 8, 2015

稍微稳定的日子没过多久,清华开展清理思想运动了,每人都要检查自己有那些资产阶级的思想,并写成材料,一个人常常就写有几十条甚至几百条。清华大学的蒋 南翔校长是一贯主张应当灭掉资产阶级思想的。那时在教学工作之外,作为社会工作,我当了党支部的宣传干事,经常给清华大学的校刊写点报道建筑系情况的稿 件,清华过去早就有过校刊,这是近几年重新创办的,名叫“新清华”。新在那里呢,批判资产阶级思想一向是其重要内容,这时自然更少不了对这个运动的反映。…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15)森华的诞生

February 8, 2015

 

 

春华才八个月,我又怀上了第二胎。我急得不得了,世龙倒好,反而说:“生了个女儿,再生个儿子,多好!生吧,迟早都要生的。”我说:“你倒 说得轻巧,孩子的事你不管,你知道我的负担多重,曹昌彬他们又该笑话我说:别人到工地去生产实习,你在家里生产实习了。”着急是一回事,孩子要生下来就得 好好迎接他。…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16)世龙笔耕

February 8, 2015

一九五六年,对我们这个小家庭来说,“形势”确实是比以前好了许多,不仅我和父母恢复了联系,,世龙的母亲和妹妹还顺利地把户口迁到了北京;我们的工资也又一次提高了,世龙达到每月一百一十元,我也有六十多元,世龙还开始经常有些稿费收入。…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17)曹昌彬事件

February 8, 2015

一九五六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曹昌彬、宋元谨、廖景生、顾岱琳、李风顺等几个老同学约我到他们宿舍去聊天。他们告诉我,最近经常聚会,“青梅煮酒论英 雄”, 议论有关系里的问题,想约我也参加。原来,他们认为这时的建筑系党支部书记刘小石有宗派主义;刘小石本人是清华毕业的,因此对清华毕业的亲,对外校分配来 的疏远;提到工作成绩就是讲他们这些人,我们这些外校来的人好象不存在似的。还问我是否有同感。…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18)反右派

February 8, 2015

一九五七年初春,按照上级的布置,我们党员开始学习毛泽东的《关於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准备进行整风。这时建筑系的党员增多,已扩建成为 一个总 支部,下面设有好几个支部了;我所在的党小组有六个党员,当时小组长陈乐迁等三人外出进修,要我代理组长,组织这次学习。学习要联系实际,一联系我就想到 了所谓曹昌彬反党集团,觉得他们应该是属於人民内部矛盾。我在党小组会上谈了自己的体会,我说:“毛主席发表这篇文章很及时,匈牙利事件之所以发生,与没 有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的矛盾有很大的关系。毛主席说人民内部的矛盾包括领导同被领导 之间的矛盾,曹昌彬他们对刘小石有意见,尽管那些意见不对,背后议论也 不好,但终究…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19)设计第二通用机械厂

February 8, 2015

确实,党内的处分对我没有多大影响,按照当时的政策,象我这样的人,在政治上不能用了,但搞业务还行;对想入党作官的人来说这自然是不利,但对我来 说无所 谓,本来就是搞业务的,现在还是搞业务,无非是不作支部宣传干事这类工作罢了。开过这个宣布处分的会后,我就又回到设计院继续带学生作设计。…

Read more

陶德坚回忆录(20)抢救小妹

February 8, 2015

一九五八年冬天,我从二通的工地回到学校,这时大家仍在忙着完成那些设计任务,我则到山西省太原重型机床厂去收集资料。

谁知,到了机床 厂,厂部和生产车间都已关了门,原来正赶上他们停止正常工作,全厂职工连家属都在大炼钢铁,叫做会战。他们本不是炼钢的,没有现成的设备和原料,便在靠近 围墙的地方建了一群“土高炉”,一切能干活的劳动力都动员起来,连我这外来的也不例外,。招待所组织…

Read more

20 blog posts